• <nav id="gcqqm"></nav>
    <xmp id="gcqqm">
    <xmp id="gcqqm"><menu id="gcqqm"></menu>
  • <xmp id="gcqqm"><optgroup id="gcqqm"></optgroup>
  • <xmp id="gcqqm">
    <menu id="gcqqm"></menu>

    資金強勢“殺回”新興市場,中國股市債市如何演繹?

    Date:2021-1-12 15:15:31Hits:0

    近期的新興市場,可謂是風起云涌,一改2020年春季的頹勢。

      在經歷了年初的資金大撤離后,2020年最后一個季度尤其是年末幾周,越來越多資金重新“殺”回新興市場。根據國際金融研究所(IIF)的數據,2020年第四季度,外資以七年來最快的速度涌入新興市場,抵消了在疫情暴發之初外資從新興市場股市和債市出逃的資金。

      資金卷土重來的背后,既是發達經濟體資產大幅反彈后投資價值的下降,也因為大部分發達經濟體央行為了救市普遍采取超低利率令其債市越來越無利可圖,再加上新興市場經濟體的經濟情況有所緩和,眾多逐利的投資者迅速回撤,重新涌入新興市場“淘金”。

      目前,新興市場的資本外流已成為過去時,強勁的資金流入在2021年還將繼續。

      資金重新“殺回”新興市場

      去年疫情暴發后,全球資金大舉逃離新興市場。但從去年四季度開始,為了追求更高收益,全球投資者重新涌入新興市場,流入資金規模創2013年第一季度以來最高。

      具體來看,根據IIF的數據,2020年3月,超過950億美元離開了新興市場的股票和債券市場。在疫情在全球暴發的前4個月中,資金的總流出量更是高達2430億美元。在此之后,外資逐漸回流新興市場,起初速度非常緩慢,但(去年)第四季度明顯加速,11月單月流入資金增至1450億美元,其中近370億美元進入新興市場債市,400億美元投資了新興市場股市。

      目前,新興市場的股票已從早先下跌中恢復過來,2020年年初至同年11月底已累計上漲了10%,與發達市場股票的漲幅相當,幾乎追上了標普500指數。MSCI新興市場與標普500指數的估值差距也從2020年5月創下的40%的歷史高位縮小,但這仍遠低于全球金融危機后新興市場的復蘇程度。

      一般而言,在美元走弱、全球經濟尚好、發達國家利率處于低位的背景下,尋求收益(資產和匯率收益)的全球資金將涌入新興市場,加大股、債的配置。2021年,疫苗驅動全球經濟復蘇仍是基本共識,同時新興市場的疫情防控優于發達市場,瑞士百達資管就認為,新興市場將帶動2021年全球經濟增長,中國復蘇和弱勢美元為主要推手。

      全球渣打宏觀、外匯策略師張蒙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事實上,2021年首個交易周,全球資金已開始大幅涌入新興市場,但更多聚焦在固定收益資產,機構資金是資金流入的主要來源,在每周流入新興市場本地貨幣債券的資金中占86%。但相比之下,新興市場股市在經歷了2020年11月、12月這兩個月的強勁國際資本流入后,股票ETF反而出現資金流出,而且主要聚焦在中國股市。

      然而,資金流入新興市場股市的勢頭在2021年也將強化?!拔覀兣袛鄨鐾庥^望的資金規模仍然較高。2020年,流入美國和歐洲貨幣市場(MM)基金的資金分別為7100億美元和2170億美元。鑒于疫苗的推出和經濟復蘇前景,投資者可能會在2021年第一季度加快從防御性資產轉向全球風險資產?!睆埫筛嬖V記者。

      富達國際亞洲股票投資總監繆子美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2021年尤其看好資源型國家,例如澳大利亞、巴西、智利、秘魯、印度等。盡管實際通脹仍然低迷,但是通脹預期上升正支撐大宗商品價格,美國10年期盈虧平衡通脹率目前為1.95%,已從3月的低點反彈了近150個基點,處于2019年5月以來的最高水平。銅價也已從3月的低點上漲75%,達到2013年3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一些工業較發達的新興市場經濟體,尤其是亞洲的新興市場經濟體,將繼續引領本輪經濟復蘇?!眲P投宏觀的首席新興市場經濟學家威廉杰克遜(William Jackson)稱,“更重要的是,它們已經控制了疫情?!?/p>

      GAM駐倫敦的新興市場投資總監麥克納馬拉(Paul Mcnamara)表示,由于美元走低,一些新興市場本幣債券從2020年3、4月動蕩以來表現始終強勁,這種趨勢可能會繼續下去。

      東方資本(East Capital)的合伙人格拉彭格斯(Jacob Grapengiesser)預計,2021年,中國和印度在經濟增長方面將脫穎而出,而旅游業的復蘇將使土耳其、希臘、泰國和馬來西亞特別受益。此外,國際油價上漲對俄羅斯和巴西的經濟恢復來說也是積極的。

      2021年將成外資流入A股大年

      提及新興市場,中國已經成了當前最受矚目的目的地。接受第一財經采訪的外資投資經理普遍表示,2021年將成為外資流入的大年。

      值得一提的是,盡管新年首周的前幾個交易日北向資金多呈現持續流出的狀態,但在1月8日,三大指數收跌為當周收尾,北向資金卻大幅凈流入超206億元,創下滬股通開通以來單日凈流入次高,而且這一量級的資金流入在沒有國際指數納入(即沒有被動資金流入)的背景下是首次出現,也展現了海外主動資金已“蠢蠢欲動”。

      多位外資投資經理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1月8日海外風險基本落地,例如美國國會確認拜登在總統選舉獲勝、將會在1月20日宣誓就任;同時,1月7日美國國會騷亂事件造成至少五人死亡,而騷亂發生后,特朗普承諾將確保權力平穩、有序過渡;此外,民主黨也確認獲得了參眾兩院的控制權,因此全球風險偏好回歸。

      也有一種擔憂認為,MSCI在2021年宣布擴大納入A股的可能性較低,因此被動資金的流入將大大降低。但國際機構判斷,外資主動資金流入A股的勢頭仍將維持強勁。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的被動資金流入量僅34億美元,主動資金流入則達480億美元,其重要性愈發凸顯。因此,多家機構預計,2021年在全球風險情緒好轉的背景下,即使MSCI暫停擴大納入A股(被動資金減少),全年資金流入量仍將超過2020年。安信證券預計,2021年光是北向資金的流入量就有望達到2000億~2800億元;而國盛證券預計2021年北向資金凈流入規模將超3000億元,超過2020年。

      之所以外資看重A股,某港資機構投資經理對記者表示,重要的原因在于A股可獲得超額收益的標的眾多,同時屬于景氣行業的公司也十分集中。例如新能源產業鏈,盡管“造車新勢力”(即理想汽車、小鵬、蔚來等電動車公司)都在美股上市,但A股聚焦了一大批上游、中游的電池、汽車配件等供應商,它們為全球車企提供產品和服務,標的豐富程度也遠超港股,這也使得國際資金可以獲得更多超額收益。

      中國債市有望迎創紀錄的外資流入

      除了股市,國際資金在2021年流入中國債市的勢頭也將維持強勁。

      在發達經濟體央行持續量寬,中國國債相對發達經濟體國債利差創下新高,中國國債繼續納入國際指數,以及人民幣樂觀前景等積極因素推動下,外資流入中國債市規模在2020年達到約1萬億元之后,渣打銀行最新預計,在2021年或將增加至1.3萬億~1.5萬億元的歷史新高。

      “2021年底外資持有中國在岸債券規模,或由2020年11月底的3.1萬億元升至 4.5萬億~4.7萬億元。據我們估測,2021年外資買入國債將占凈發行量超過40%(2020年為約14%),外資持有國債的份額或(由2020年的9%)升至約12%?!痹蛑袊暧^策略主管劉潔對記者表示,原因在于,結構性流入才剛剛開始——目前人民幣債券全球資產配置占比極低,仍大幅低于1%,顯著低于中國GDP的全球份額(2019年為17%)和中國出口的全球份額(2019年為13%)。目前,人民幣資產在全球官方外匯儲備配置中的占比僅略高于2%,大幅度低于其他特別提款權貨幣占比(截至2020年二季度末,美元:61%,歐元:20%,日元:5.8%,英鎊:3.5%),同時低于特別提款權籃子中人民幣權重10.92%。

      此外,中國債券被納入國際指數也將吸引更多資金流入。2020年彭博-巴克萊全球綜指指數和摩根大通全球新興市場多元化指數完成中國債券納入后,富時世界國債指數(WGBI)或將在2021年成為最后一個納入中國債市的全球三大主流債券指數,渣打預計該指數將在2021年10月開始實施納入,并將在12個月內完成,這一決定有待于2021年3月會議上做進一步確認。該機構預計WGBI相關外資被動流入達1400億~1700億美元(約合9000億~11000億元人民幣),其中2021年流入規?;蜻_470億~570億美元(約合3000億~3700億元人民幣)。

    轉自:《央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