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u44ag"><nav id="u44ag"></nav></menu>
  • <nav id="u44ag"></nav>
  • 兩會前夕“赤字貨幣化”爭論愈演愈烈 央行財政兩派輪番登場

    Date:2020-5-19 9:17:10Hits:0

    兩會即將到來之際,圍繞財政赤字貨幣化的爭論愈演愈烈。

    多名央行學者此前已表示反對。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撰文稱,如果開了財政赤字貨幣化這個口子,就從根本上放棄了對政府財政行為的最后一道防線。

    歷史上許多曾經允許財政向央行借款和發債度日的國家都發生過惡性通貨膨脹,國民黨時期的中國就是最好的例子。

    中國央行原副行長吳曉靈也表示贊同,其認為現階應該從緊安排財政支出,提高財政資金的使用效益,維護財政紀律。

    但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在接受采訪時回應稱,部分學者反對赤字貨幣化是由于對目前我國經濟狀況沒有清晰的認識。

    他稱,目前財政狀況實際上到了非常困難的地步,而2020年不少地方遇到了償債的高峰,如果違約,可能會形成一連串的市場反應,會對市場信心形成打擊。

    在通脹方面,劉尚希認為不能把赤字貨幣化看成像毒品一樣。2008年金融危機后推出的量化寬松,歐美國家至今還沒有完全退出,這些國家是否陷入了惡性通脹?只有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在規模上,劉尚希建議央行可以考慮提供5萬億元規模的鑄幣稅。

    央行派的反對

    427日,劉尚希在一場會議上表示,在新的條件下,財政赤字貨幣化具有合理性、可行性和有效性。隨后,關于這一話題的討論便迅速火熱起來,

    所謂財政赤字貨幣化,本質是政府在財政入不敷出的情況下,不是通過向市場發債借錢的方式來為融資,而是靠自己印錢來為赤字融資。

    這里說的印錢,即政府指定央行印錢,具體形式可以是讓央行永久性地持有政府發行的債券。

    經濟停滯的高殺傷力和捉襟見肘的政策空間迫使一些國家對現代貨幣理論MMT)進行了大膽地嘗試,多國推出史無前例的經濟刺激政策,執行赤字貨幣化。

    此前,包括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在內的一批央行派學者,公開撰文反對財政赤字貨幣化。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在央行主管的《金融時報》微信公眾號文章中表示,如果開了財政赤字貨幣化這個口子,就從根本上放棄了對政府財政行為的最后一道防線。

    馬駿表示,在多數國家(包括中國)的現行法律框架下,是不允許政府(財政)直接向央行借款或直接向央行發債的。

    這是因為,歷史上許多曾經允許財政向央行借款和發債度日的國家都發生過惡性通貨膨脹,國民黨時期的中國、70-90年代的智利和秘魯、最近的委內瑞拉等都是例子。道理很簡單,一旦政府認為它可以無限量、無成本地從央行獲得融資,其財政支出行為就會嚴重喪失紀律,其興趣點會從努力增收節支轉向如何花錢來獲得當前民意支持或解決各種無窮多的燃眉之急。

    馬駿表示,對當下的中國來說,雖然疫情對經濟和財政收支造成了短期的沖擊,但從二季度開始,經濟復蘇勢頭已經相當明顯,財政收支情況也會逐步好轉。

    因此,他認為沒有必要大動干戈,以增加長期經濟金融風險為代價,打破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央行不得對政府財政透支、不得直接認購政府債券的法律底線和對財政行為約束的最后一道防線。

    中國央行原副行長、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理事長吳曉靈也在《金融時報》微信公眾號文章中稱,應該從緊安排財政支出,提高財政資金的使用效益,維護財政紀律,維護中國經濟的健康發展。

    吳曉靈建議,讓社會資金在一級市場買入政府債券,如果市場流動性有問題,則央行通過二級市場買賣政府債券提供流動性。

    央行從一級市場買進,央行缺乏主動權,對財政紀律的制約有限,因而各國央行一般不從一級市場買進,甚至國家立法禁止央行從一級市場買入。

    她認為,中國市場仍有一定的政府債券容納能力,中國央行沒有必要在一級市場直接購買政府債券,應該通過公開市場買賣政府債券向市場提供必要的流動性支持。

    財政派支持

    劉尚希認為,在新的條件下,財政赤字貨幣化具有合理性、可行性和有效性。在昨日晚間發表的澎湃新聞采訪內容中,他又對部分央行學者的反對意見作出回應。

    劉尚希表示,部分學者反對赤字貨幣化是由于對目前我國經濟狀況沒有清晰的認識:

    4月份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到的兩個前所未有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沖擊,當前經濟發展面臨的挑戰前所未有。中央對形勢的判斷是前所未有。我們應深入理解其深刻含義。我們現在受到疫情的沖擊,是經濟、社會、政治等全方位的輸入性風險。

    劉尚希稱,目前財政狀況實際上到了非常困難的地步,而2020年不少地方遇到了償債的高峰,如果違約,可能會形成一連串的市場反應,會對市場信心形成打擊:

    疫情沖擊下,各地的稅收大幅度下滑。半數以上省份的地方財政收入下降幅度超過10%,同時又有大量的剛性支出。2020年不少地方遇到了償債的高峰,不少地方的償本付息規模今年達到了千億級。錢從哪來?要么只能違約,這樣可能會形成一連串的市場反應,這會對市場信心形成打擊。

    劉尚希認為,國內目前已經陷入通縮,在目前狀況下,必須突破傳統,另辟蹊徑:

    基礎貨幣被動收縮,只能說明我國的通縮已經開始了,4月份的PPI 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這一點。一季度全國GDP是負增長,各行業也是下降的,唯獨金融業卻同比增長6%。這意味著貨幣供應增加,擴大的是金融交易。

    對于赤字貨幣化規模,劉尚希稱央行可以提供5萬億元規模的鑄幣稅,而實行之后,國內不會出現通貨膨脹的問題:

    不能把赤字貨幣化看成像毒品一樣。2008年金融危機后推出的量化寬松,歐美國家至今還沒有完全退出。歐美國家搞了這么多年,通貨膨脹起來了沒有?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轉自《華爾街見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