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u44ag"><nav id="u44ag"></nav></menu>
  • <nav id="u44ag"></nav>
  • 白糖安全邊際出現,低吸時刻已來臨?

    Date:2020-11-25 10:10:33Hits:0

       國內白糖從多個層面來看,已經進入估值相對偏低的市場環境。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更多來自于新冠疫情造成的外部因素:疫情帶來的社交距離政策造成世界各國能源消費萎縮,原油大跌后,乙醇性價比走低,直接觸發巴西糖廠轉而增加食糖生產。



       作為全球糖市主要出口國,巴西糖廠的生產策略取決于乙醇和食糖二者的經濟價值。從2019年情況可以看出,乙醇和糖的比值在大部分時間內處于較高水平,這也迫使巴西糖廠在19/20年度將制糖比維持在34.33%——近20年來最低水平;但原油崩塌后,乙醇和糖的比值迅速跌落至近五年新低水平,且這一比值在20/21年度壓榨期間保持低位運行,糖廠制糖比快速回到46.69%。巴西食糖的增產直接帶動出口放量,國際糖市未能擺脫延續兩年之久的供應充裕局面。持續低位運行的原糖價格為后面中國進口放量做好鋪墊。



       市場認為,新冠疫情帶來的負面影響一度反饋到食糖終端消費,消費萎縮帶來國內食糖銷售進度放緩,從社會零售總額來看,餐飲收入同比增速自三月以來大幅下滑,但消費迅速恢復,下滑幅度收窄。截止19/20榨季結束,國產銷糖率僅為94.56%,落后上一榨季2.15個百分點。



       但筆者認為,這部分消費的缺失更多來自于進口糖的沖擊。對于國內市場來說,當前市場環境無異于屋漏恰逢連陰雨。一方面利空來自于進口端政策的改變:國內保障措施關稅于今年5月21日正式到期結束,配額外關稅從85%恢復到50%。同時,自7月1日起,對配額外食糖納入《實行進口報告管理的大宗農產品目錄》。進口利潤增加,加上管理方式改變,使得進口出現明顯放量,10月食糖進口88萬噸,超過近幾年月度最大值。沿海加工糖和內地甘蔗糖價差走縮至較低水平,市場向進口糖傾斜。



       進口端另一大變化來自糖漿進口的放量。這種廉價糖漿可以直接添加飲料代替甜味劑,也可以通過加工重新生成白糖或制作冰糖。



       利空集中釋放,導致目前盤面價格已經來到低估值水平。對于低估值的判斷來自于四方面:1、盤面期貨持續貼水的狀態持續;2、盤面期貨價格明顯低于19/20榨季含稅制糖成本,因今年出糖率回歸正常水平,噸糖用蔗量將有所提高,本榨季廣西含稅制糖成本還將再次抬升;3、內外價差來到低位,內外糖價收斂抬升進口沖擊成本,進口利潤降低;4、目前隨著國內盤面價格走低,泰國糖漿報價走高,零關稅糖漿利潤進一步壓縮。若加工制糖,按2900元/噸、68%含糖率的糖漿推算,盈虧平衡在5200元左右。



       盡管存在10月食糖進口放量等利空消息,但近兩日盤面從低位出現明顯上漲,種種跡象顯示目前盤面在低估值狀態下,進一步走低可能性較小,安全邊際已經顯現。但行情向上的驅動更多來自宏觀面和外盤情況,疫苗研發進展加快疫情拐點,RCEP自貿區落地及特朗普落選,預示著宏觀不確定性將逐漸消退。產業方面,隨著國際寬松的供應環境在ICE市場盤面兌現,當前巴西增產的利空已經出盡,全球糖市普遍交易未來潛在的減產預期:高FRP價格帶來印度甘蔗積極的種植意愿,但食糖出口補貼尚未落定,可能堵塞印度大量出口;泰國受甘蔗改種木薯影響,減產預期增強;隨著疫苗消息落地,樂觀情緒促使原油上漲,明年巴西可能難以維持現階段偏高的制糖比,進一步使全球市場預期向缺口邏輯靠攏,逢低可布局鄭糖遠月多單。

    轉自《農產品期貨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