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u44ag"><nav id="u44ag"></nav></menu>
  • <nav id="u44ag"></nav>
  • 云南食糖倉儲企業調研報告

    Date:2019-7-23 11:13:46Hits:21

    近年來,食糖現貨價格持續下跌,成本與糖價長期倒掛,不僅只有糖企“苦”不堪言,食糖倉儲企業更是舉步維艱。為此,小編走訪了云南昆明的幾家食糖倉儲企業,首次直擊正在經歷“凜冬”的“他們”。

    糖企順價銷售,加大了在途銷售及廠倉交糖量

    5月26日,云南2018/19榨季生產全面結束。盡管本榨季云南食糖產量同比略有增長,但連續三個榨季糖價持續低迷,糖企壓力重重。

    參照2017/18榨季云南的平均含稅成本5427.24元/噸,與當前的云南(昆明)食糖現貨價格5210元/噸相比,價格嚴重倒掛,且倒掛時間較長。兌付蔗款、償還銀行貸款、對技改檢修機器,糖廠面臨眾多資金壓力,加之對后期糖價的信心有限,順價銷售成為本榨季糖企積極應對“困難”的主營方式。

    由于本榨季以來云南相關部門加大了緝私的力度,嚴格控制住了走私糖的流入,為云南糖銷售騰出了很大的空間;且各個制糖企業的廠家直銷數量大幅增長,加之糖廠的順價銷售策略,無形中加大了在途銷售及廠倉的交糖量。

    據倉儲企業反映,糖廠的汽車從廠倉裝貨后還在運往第三方庫的途中就已經銷售了這車食糖,糖廠的汽車還未到達第三方倉庫,長途車已經在倉庫門口等待抵達的白糖,以便直接對裝走貨。

    1563845062637.jpg

    第三方倉庫庫容率峰值僅為60%左右,從未滿過庫

    據倉儲企業反映,本榨季從生產初期到榨季結束,第三方倉庫基本處于邊入邊出的節奏,不僅很多時候垛子起不來,就連整個倉庫都沒有堆滿過,以昆明的倉庫庫容為例,本榨季以來庫存的峰值僅為60%左右。

    下圖所示,2019以來(昆明)第三方庫存與去年相比,均處于減少態勢。1月份同比減少0.62萬噸、2月份同比減少6.52萬噸、3月份同比減少4.39萬噸、4月份同比減少4.89萬噸、5月份同比減少7.16萬噸、6月份同比減少9.5萬噸。從第三方庫存同比呈現減少,不難發現,本榨季集中出庫時間由往年的4月份提前至2月份,且一直都處于快速出貨的頻道上。

    腹背受敵,困難重重

    1、倉儲租金逐年遞增。如若經開區大棚房改造在年底貫徹執行,那么留存下來的倉庫資源將會非常緊張,租金必然還會上漲,幅度也不會小,且付款均為年付,資金墊付數額大,這為正處虧損的倉儲企業又添一記“實錘”。

    2、人工成本增加。隨著物價不斷上漲,人工工資及福利也不斷增加,倉儲企業資金壓力越來越大。有的企業表示,為了生存,目前多數人員都是一員多崗,能節約則節約。

    3、隨著食品安全法的不斷推進以及客戶逐年提高的倉儲需求,薄膜、三色布等材料的配備、檢驗通道的增加,導致堆垛數量由原來的2000噸減少至1000噸,在成本大幅增加的同時,庫容減少、輪轉率降低,何談利潤?

    4、本榨季種下的甘蔗災難頻頻,估計下榨季云南的食糖產量有減少的可能。本就面臨庫容難“飽”、出庫快、倉儲時間短、導致企業已經虧損連連,如果產量再減少,他們將面臨更加嚴峻的形勢。

    5、考慮到進入五月份之后,汽運價格大幅降低,汽車出庫量明顯增大,往年的以物流貼補倉庫的操作方式已無法實現,讓本就寸步難行的倉儲企業,更加腹背受敵。據了解,5-6月云南汽運的外運量同比增加了50%左右。唯一能夠彌補倉儲損失的途徑也被掐斷了,真的不知道空空如也的倉庫要如何維持下去。

    縮減庫容考慮安全替代品的進駐只為續命

    雖然云南倉儲企業已經連續三年虧損,下榨季還將面臨更加嚴峻的考驗,讓云南的倉儲企業感到十分迷茫,但企業紛紛表示對甜蜜事業依然保持著原有的熱情,正在積極想辦法自救。

    首當其沖想到的就是縮減庫容。這已成為倉儲企業必須思考的方向,但是縮減比例如何?還看各企業簽訂合同的情況而定。

    其次,是替代品的進駐。貨源是否穩定,是否與食糖存放條件、時間相悖,操作習慣及設備投入等問題還需各倉庫各顯神通。

    另外,如若經開區大棚房改造在年底貫徹執行,那么留存下來的倉庫資源將會非常緊張,租金必然還會上漲。在如此高的成本壓力下,是否會往其他發運站點轉移(如桃花村),還要看后期鐵路政策的扶持及各方成本的核算。

    最后,調整倉儲、出入庫等費用將是整個行業共同討論的話題。

    轉自:沐甜科技